貴州分社 ? 正文
當前位置:>>首頁>>文體旅游>>正文
貴州畢節苗繡傳承人李紅:指尖傳承技藝 繡出苗鄉美景
發布時間:2020-07-30 17:21:13 稿件來源:中新網貴州

  李紅(左)在跟繡女討論苗繡。

  中新網貴州新聞7月30日電(通訊員 陳曦)家住貴州省畢節市七星關區大南山苗寨的李紅,是當地有名的苗繡技藝傳承人,近年來,他不遺余力地發展傳承苗繡技藝,帶領村民自力更生謀幸福的故事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熟知。

  日前,記者來到苗繡傳承人李紅家時,李紅坐在院子里面理麻線,只見一根根麻線在他手里被熟練地接起來纏繞在手上,難以想象,這只是制作麻布二十多道工序的其中之一。

  苗族服飾文化是苗族文化的一顆璀璨明珠,苗族服飾綺麗多姿、紋飾繁富,織布、刺繡、蠟染等技藝得以經久不衰的發展,李紅認為變化多樣的苗族紋飾不僅表達了苗族人對美好生活的追求,更反映了苗族人民對本土文化的熱愛。

  李紅介紹,大南山苗寨的苗族屬于紅線苗這一支系,苗繡手法有十字繡、褶皺繡、扣繡、辮繡、平繡、挑繡等,刺繡紋飾主要用在衣裳、配飾、銀飾以及床上用品等方面,各個服飾類型大都由幾種繡法配合在一起,使圖形紋樣更具有起伏變化、豐滿富麗的視覺效果,有助于現代繪畫藝術、裝飾藝術的創新發展。

  李紅在繼承發揚苗族服飾文化方面,取得不小成績,他把苗族服飾古拙樸實的制作手法與刺繡藝術相結合,使苗族服飾與現代人的審美觀念相契合。

  “現在我們寨子里面80后、90后這些年輕人,既要贍養老人,又要撫養小孩,生活負擔重,紡織繡染技藝耗時費工見效慢,他們大多數都選擇去大城市打工,愿意從事苗繡的人特別是年輕人越來越少,對我們苗族傳統技藝有所淡化,長此下去,苗繡技藝和民族文化面臨失傳的危險境地。”李紅道出目前苗繡面臨的難題。近年來,鎮里年輕人基本都外出到城市打拼,不起眼的刺繡收入對年輕人毫無吸引力。

  身著苗族服飾的苗家婦女。

  李紅深知,苗繡文化的保護傳承需要從小培養。2013年,一番深思熟慮之后,李紅找到當地教育部門,表示愿意免費教授學生學習苗繡,以盡保護、推廣和傳承苗繡文化之力。

  經過多方協調,李紅在家鄉大南山學校辦起了苗繡興趣班,免費為學生們開展苗繡的相關技術培訓,在他的悉心教導下,逐步讓越來越多的學生愛上了這門傳統藝術,成為苗繡技藝傳承的“娃娃兵”。

  “現在只要是從大南山學校出去讀書的女娃兒,基本上都會苗族刺繡!”李紅對自己在學校開展苗繡技術培訓所取得的成績感到很欣慰。一批批學生爭先恐后學習苗繡,傳統技藝在大南山實現了后繼有人。

  “一物一品苗文化,一針一線苗鄉情。”苗族對結婚時所穿的服飾格外重視,一般都會提前準備,少則一年,多則幾年才能完成整套服裝。李紅的妻子陶富琴也是苗族,她目前就已開始為自己18歲的兒子趕制娶媳婦時穿的衣服了。“我從小就跟著我的媽媽、奶奶學習苗繡,現在好多年輕人都不會,而且用機器也能繡,所以好多傳統的工藝都失傳了。”談到有些苗繡工藝的失傳,陶富琴感到很可惜,她表示非常支持丈夫所做的工作,并表示愿意跟其一起,把苗繡技術傳承下去。

  隨著苗繡產業的不斷發展和壯大,為了追求效率,一些地方都開始引進機器進行苗繡的生產制作。“首先兩者從質感和手感上有很大的區別,手工刺繡具有原創性和獨特性,摸起來有棱有角,看起來立體感更強一些,而機器生產出來的就是一塊平布。手工繡凝聚了制作者的感情和智慧,每個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,更能體現苗族的文化特色,所以兩者從根本上就不一樣。”談及機器生產的苗繡和人工苗繡的區別,李紅說出了自己的看法。堅持手工刺繡,以工匠精神做好、做精產品,這也是李紅傳承發揚苗繡文化的初衷。

  “現在除了接收訂單之外,我會召集寨子里面的繡娘們大批量繡制出更多的苗繡產品,包括服飾、香包和掛件等,然后拿到各個景區去銷售,希望以此傳承我們的苗繡文化,帶動更多的人增加收入。”在李紅的帶動下,大南山的苗繡隊伍不斷壯大,精致的苗族服飾越來越多,這個深山苗寨的名氣也越來越大。

  作為苗繡技藝傳承人,李紅把呼喚重視傳統技藝人才培養作為奮斗目標,用自己的實際行動,服務于家鄉的父老鄉親,帶領鄉親用心中的絲線繡著苗鄉最美的風景。(完)

【編輯:蒲文思 】關閉本頁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
极速赛车手急速赛车